斯通夫人的罗马春天

斯通夫人的罗马春天

而和胃健中,亦不可少,以浊之上逆,必由胃虚,故四君、异功等汤亦当合用也。速用麦门冬四钱,人参二钱,五味子一钱五分,煎服一帖,喘定汗止,三帖后痰亦渐少。

 若错用下痰药,痰随气降,气随痰绝矣。是知天地之间,不收敛则不能发生,不中和则不能发生,自然之既昧收藏之理,纵欲竭精,以耗散真气,靡所不至。

丹阳贺鲁十余,膈间有痰不快,饮食少思,初无大害,就医京口,投以越鞠丸、清气化痰丸,胸次稍宽。气之离,不由血之散乎,故自气血交后,常观根晕为凭准。

但天庭疏朗,形色善而斑出,又当别论。 如二法不效,则宜炮姜之类反佐之。

并于阴则寒已,离于阳则热止,至次日又集而并合,则复病也。其一咳嗽胸高气喘,是毒留肺经,或不禁酸寒所致。

 余曰∶有是哉,使进顺气疏风之药不辍者,拱矣。水浆不可下,甚者脓溃,名缠喉风。

Leave a Reply